Google+ 生物產業機械: 蔬果園機械化與設施農業自動化

Sunday, March 11, 2007

蔬果園機械化與設施農業自動化

漫談台灣農業機械化(15)

.本中心顧問 彭添松.

蔬果園機械化與設施農業自動化

蔬果園機械化中,共用農機有整地用機械、噴霧機械、中耕機、施肥機、搬運機具等。不過,果樹、蔬菜的種類甚多,栽培地區條件亦不盡相同,故所使用各種農機機型自然亦各異。除上述共用機種外,在台灣也發展出果園專用的各種機具,如果樹修剪機、殘枝粉碎機、蔬果分級機與果實套袋機等;蔬菜栽培方面則有播種機、育苗機具與移植機等。

台灣果樹栽培面積達十八萬公頃,分佈於各縣市坡地和平地。因水果種類甚多,其所需栽培用機具亦不少。多年來,在國內研發果園用機械者主要有台大農機系(現已改名稱為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的劉昆揚教授及台東區農改場的林永順副研究員、曾得洲助理研究員等人。該場研發成功而推廣中的農機有自走式鼓風噴霧機,已交由端翔公司產銷六百多台。為此,林、曾等工作人員獲頒農業發展基金會二等獎,並得二十萬元的獎金。此外,推廣中者尚有果園中耕施肥機、乘坐式割草機、果樹修剪機、殘枝粉碎機等。以上各種機具已由該場技術移轉給佳農、大地菱等農機廠產銷中。

上述果園機械以外,水果採收後處理機械,如洗果機、蔬果分級機、果實套袋機(柑桔類為主)等則由國內民間工廠自行研發成功,不但國內果農已普遍採用,也有外銷至中國及東南亞等地。此項水果後處理機械,早在六十年代即有彰化線西大嘉鐵工廠的黃老闆、嘉義佳興企業社(後改組為雙興農機公司)的王老闆、嘉義民雄豐國農機廠(七十四年改組為豐洲企業公司)的張氏父子檔以及台中太平金峰企業社的葉氏四兄弟(七十五年更名為統農機械公司)等四家從事研發與產銷。前面兩家於進入八十年代即歇業或改行,惟豐洲公司第二代則另成立華興機械廠與和興農機公司兩家,故目前仍維持四家的局面。

這些業界研發推出的產品,經農政單位積極輔導並在新型農機推廣計畫補助計畫項下推廣,深獲果農歡迎。如滾筒式選果機可將洗果、浸藥、分級選果作業一次完成者,已推廣了四百多台。又,近年來重量型蔬果分級機亦已研發成功,並積極推廣中。此外,為利於儲藏果實而研發完成的果實套袋機,即把個粒果實裝入塑膠袋內以保鮮,並能防止儲藏期可隔離腐爛果實波及其他正常果實的機械,這是在國內發展最具特色的水果採收後處理機械了。

平心而論,許多農機人包括我本身在推動農業機械化的過程中,一直漠視果園機械的發展。其可能原因為所需農機種類多而複雜,而每種機具所需數量又不大;另一方面,主要因許多果樹栽培在坡地甚至陡坡地,由國土保育的立場坡地宜培植森林,是否要開發成果園不無置疑。不過,五十年代在農林廳轄下還設置山地農牧局,台灣省政府似乎採開發山坡地的政策。後來因山坡地遭亂墾而破壞水土保持,乃於八十年左右始改組為現在的農委會水土保持局。當年由於我們對坡地農業的質疑,而不熱衷於坡地農業用農機的研發,乃由農復會森林組的專家們自行設法推動坡地作物栽培機械化工作。一度所謂坡地農業盛行一時,山坡地果園如雨後春筍般成立,確實也提供了各種寒溫帶水果、高山蔬菜等活絡了鄉村經濟。

不過,樂極生悲,隨後而來的是水土流失、農藥和化肥污染水源等禍害層出不窮。尤其後來果農在陡坡地上大量栽植淺根的檳榔樹後,已嚴重危害國土保育,再經九二一大地震的洗禮,加上大雨來襲,頻頻出現驚心動魄的土石流,國人終於嚐到大自然反撲的苦果。最近我們在電視上看到山地果農含淚大砍檳榔樹,令人頗感心酸和無奈。自然我們不應把此項苦果全然歸罪於坡地農業,更不可責怪坡地果農;事實上,早年中央為東部開發而決定開闢橫貫公路時,是否就種下了禍根呢?誠然,世間事往往有一得就召來一失,主其事者應以宏觀的視野權衡利弊,以全體國人長遠的利益和福祉為考量,不可不慎重。

上述果園機械化因果樹種類多而複雜,至於蔬菜栽培則由於小菜農眾多,蔬菜種類更複雜,其機械化則更加困難了。多年來,雖然蔬菜栽培相關整地、施藥、中耕施肥以及搬運等作業已全盤機械化,惟其他收穫所需機械則仍付諸缺如。即使,在日本也不過最近研發成功果菜嫁接機、甘藍採收機等少數相關農機而已。

儘管如此,自進入八十年代起,在政府推動農業自動化政策下,設施農業開始蓬勃發展,如興建溫室栽培蔬菜苗的育苗場已達三十多家,所育成菜苗約佔全國需移植蔬菜種苗總需求量的40%以上了。這些育苗場都具備國內研發製造的播種機及相關設備,其製造廠如新竹的科洋機械公司和嘉義朴子的亦祥企業公司均為佼佼者。此種播種機採針式真空原理,針頭可吸住不同奇形怪狀的種子,故可適用於十字花科、茄科、葫蘆科、芹菜、韭菜、洋蔥等蔬菜播種外,甚至亦可用於波斯菊、萬壽菊、煙草、木瓜等種子。其缺株率僅為2%以下,其性能優異,已遠超出國際水準絕非誇大其辭。尤其,具備播種機週邊設備,包括排盤(育苗穴盤)、裝土、打孔、下種、覆土、積盤等各項作業可一氣呵成,且僅由一人操作,可說已達完全自動化的地步了。除自動化播種系統外,育苗所需機具,如溫室內自動化噴灌設備和搬運設施等亦逐漸完備了。